全站搜索
歡迎您訪問興中獵頭人力資源有限公司企業服務熱線:029-81212981    18829083615
聯系我們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9:00-18:0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掃黑除惡專欄
黨員活動天地
環境保護專欄
聯系方式

李佩霖 總經理:18682935813 

朱 云 副總經理:18829083615

劉 婷(金融、地產類經理):

13572845741

徐 鑫(工程、科技類經理):

18629348620

陳怡心(教育、醫療類經理):

13572871697

程 曄(教育、醫療類經理):

18920558172

馬 瑩(文化、服務類):

13709243418

袁 穎(地產類):18729064093

雷文玉(科技類):16602913390

孫彩利(工程類):13571883732

李 曉(培訓類):18991352767

李紅艷(教育類):18790680770

閆雅雅(醫療類):18700403496

李 丹(醫療類):13991150794

杜芙蓉(行政人力):18710439462

王 萌(IT主管):18092630908

李 想(IT專員):17782749323

楊旭敏(財稅崗):18049024271

王紅豆(創業服務):13488192074

董 佳(文獻資料):15686035051

翟繼延(法律顧問):13659202202



郵  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簡歷投遞:[email protected]

網絡鏈接1:www.564381.live?

網站鏈接2: www.xingzhonghdd.com?

公司地址:

曲江區:西安萊安中心T2

高新區:科技三路融城云谷C座

長安區:龍湖江畔2棟



戰略合作伙伴




微信截圖_20190221153247.png





友情鏈接

我,35歲程序員,沒想到今年找工作這么難

發表時間:2019-12-31 15:30作者:西安獵頭,HR資訊,獵頭公司,陜西獵頭,西安獵頭公司,獵頭,獵頭公司,西安最好的獵頭公司,西安獵頭公

1

跳槽變難

“終于找到工作了?!蓖鯐掣袊@道。

王暢剛滿30歲,從深圳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后已換過七份工作。據他描述,找工作的時間均不超過1個月,兩份工作的間隔時間很短?!扒耙粋€星期離職,后一個星期去下個公司報到,連出去旅游的空閑都沒有?!?/p>

不過,2019年的情況不大一樣。過完年后,騎驢找馬,王暢著手準備換工作。他的工作需要經常加班,身體有點吃不消。而且,他剛結婚,在寶安中心買了一套小房子,希望跳槽拿到更高的薪水。

找了三個月工作,四處碰壁,王暢已心灰意冷,OPPO、平安產險、眾安保險等公司在面試完后,都沒有任何消息。半年過去,靠同學內推,王暢在2019年年底拿到了一家銀行的offer。工資和上一份工作差不多,但加班少,福利好。

成都一家獵頭公司的高管許文文告訴《21CBR》記者,像王暢這種情況挺常見的。

2018年年底,多家互聯網公司都在裁員。京東、騰訊、阿里、知乎、美團等公司,相繼傳出“優化員工結構”的消息?!按蠊纠?,很多員工擔心穩定性,不愿意動了,甲方的招聘需求自然會下降。這是個導火索?!?/p>

許文文分析,最直接的原因是,2019年資本市場對互聯網公司的態度比較謹慎。以前,只要有足夠大的流量,足夠大的日活,創業公司就可以拿到豐厚的融資。而今年的投資方很冷靜,共享辦公巨頭Wework在美國IPO失敗,是個標志性事件。

“如果沒有明確的盈利方式,投資方不會看好你,這才是導致今年整體招聘需求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,或者說是跳槽人數減少的原因之一。這對獵頭公司有很大的影響,很多公司今年倒閉了?!?/p>

據IT桔子網的數據,2018年新增創業公司7620家,共有458家創業公司關閉,關閉公司占新增公司的比例僅為6%。

2019年新增創業公司降至1427家,共有327家創業公司關閉,關閉公司占占新增公司的比例高達23%。

另一項數據也是上述觀點的佐證,騰訊一改之前大手筆的風格,投資變得謹慎起來。據鈦媒體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9年11月,騰訊投資數量為 104 起(涵蓋一級市場、二級市場),相比2018年下降約 41.57%。

2

BAT變招

換工作時,王暢的第一目標是阿里、騰訊、華為等大公司??蛇@些公司,連個面試機會都沒給。在廣州微信總部工作的一位好友告訴他,現在公司對社招卡得挺嚴,除非你特別優秀。

許文文分析稱,“阿里和騰訊這兩家公司在2019年吸納的人才并不多。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頭部公司就十家(如BAT、TMD等)左右,它們的員工之間互相跳槽的概率偏大一些?!?/p>

從獵頭渠道來說,許文文透露,頭部互聯網公司只找P7級別以上的人,比如“餓了嗎”只要P8級別以上的人?!癙7級別以下的人,不會通過獵頭渠道去找,公司可通過校招和社招來解決?!?/p>

根據許文文的描述,P7級別的年薪大概在35-70萬元之間,如果算上股票期權,P8級別的人才可拿到百萬年薪?!敖衲?,我見過薪酬最高的一個應聘者,是去阿里,做云的基礎存儲,拿到了200多萬元/年的工資?!?/p>

頭部互聯網公司的核心崗位需要P9級別的人才,許文文認為,這屬于戰略層面的招聘,需求只會給一些合作密切的專業獵頭公司,或者通過認識的人私下解決?!邦^部互聯網公司的中高層互相都認識,可以通過介紹來滿足招聘需求?!?

許文文向《21CBR》記者強調,騰訊、阿里的招聘需求,與公司的業務線緊密相關,如果能抓住趨勢,進大廠工作并不難。

近日,騰訊云宣布第三季度內實現年度收入突破100億元的目標,并獎勵部門員工每人一部iPhone 11 Pro手機。上一次騰訊員工人手一個iPhone的獎勵,是在2018年1月,由張小龍領導的微信團隊成員獲得。兩年后,換成了騰訊云。

在許文文看來,“騰訊的 To B 業務一定是未來幾年的重心,原因在于,馬化騰有一個習慣,從來不會為自家產品站臺。比如他會用微信,但不會公開站臺。這次,他破天荒地為騰訊 To B 業務站了臺,向外界傳達了騰訊的決心?!?/p>

從業務角度來看,許文文判斷,騰訊會去谷歌、亞馬遜和微軟等企業挖角,因為這些公司的 To B 業務是全球做得最好的?!膀v訊已經挖了一些,肯定還不夠,To B 業務處于擴張期,需要不斷吸納人才。這樣的單子,國內獵頭做不了,只能交給做國際業務的獵頭?!?/p>

而在阿里內部,12月19日,啟動了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。淘寶天貓總裁蔣凡將統管兩大前臺零售業務和阿里媽媽營銷中臺。這意味著,蔣凡的職權進一步擴大,將代表集團分管阿里的現金牛業務——阿里媽媽廣告平臺。

阿里近期的組織架構調整會對來年的招聘產生重要影響,許文文認為,“蔣凡之前的級別已經很高了,這次把阿里媽媽的業務也給了他。說明了一件事,給他的一定是核心業務線,我們預測,明年阿里媽媽這條業務線會引進一些重要人才?!?/p>

3

人才“下沉”

和許文文關注頭部企業的新業務不同,人力資源服務外包企業科銳國際(31.790, 0.66, 2.12%)的互聯網與人工智能行業高級總監金光奇認為,互聯網人可以去傳統行業和下沉市場尋找機會,那里有著廣闊的市場。

科銳國際的技術總部設在二線城市蘇州,金光奇對當地產業頗為了解,之前蘇州的產業定位,以工業經濟為主,互聯網IT技術大部分通過外包來完成。

從最近兩三年開始,不斷流入出身上海、北京等一線互聯網公司的技術人員,他們不滿足于為傳統公司做簡單的開發,想要推出創新的產品。

并且,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都在走數字化轉型,人才從哪兒來?事實上,AI、云計算、物聯網等領域的人才,基本上都來自于科技公司。從而導致一線城市的技術人員在外溢,也被稱為“技術下沉”——從互聯網企業到傳統行業,下沉到二三線城市。

事實上,不只是傳統企業在轉型,互聯網巨頭們同樣在尋找新的發展動力。

此前互聯網泡沫比較嚴重時候,市場的潮流和熱點大部分都在 To C 的應用產品上,簡單的產品都能火一把。當移動互聯網紅利逐漸消退,金光奇告訴《21CBR》記者,互聯網公司對于衣食住行方面的應用型挖掘,差不多到了一個瓶頸期。

從2018年開始,騰訊、華為、阿里等巨頭紛紛做出調整,投入巨大的人力資源做基礎研究,發力諸如芯片、云計算等新技術。

比如騰訊,在2018年9月30進行了自成立以來的第三次重大組織架構調整,全面擁抱產業互聯網。

兩個月后,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在知乎上提問——“未來十年哪些基礎科學突破會影響互聯網科技產業?產業互聯網和消費互聯網融合創新,會帶來哪些改變?”引發量子計算、物理天文等方面的專業人士前來解答,影響范圍遠超互聯網行業。

所以,當互聯網行業處于調整周期,身處其中的從業者,對于跳槽的態度更為慎重。以前可能兩周就拿到七八個offer,現在一個月或者更長時間,才拿到兩三個offer。據金光奇經驗,2019年互聯網人員跳槽薪酬雖有所上漲,但漲幅不如往年,“跳槽工資翻番”的盛景不再。

互聯網行業從業者已經意識到,在單純的互聯網版塊中,很難再有大的空間。更多機會在互聯網與產業的融合中,諸如AIoT、車聯網等行業發展很快。

“當互聯網公司都開始追逐基礎研究時,互聯網就不再是一個獨立的行業,它是一個形態,或者一個技術工具?!苯鸸馄嬲f。

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。對單純的 To C 端互聯網人才的需求可能相對減少,但在傳統行業或者互聯網企業的 To B 業務方面,對人才的需求增加了。

雖說“技術下沉”,但二三線市并不是一片荒地,尤其跟傳統結合這一波浪潮,它們的優勢更為明顯。

比如昆山,聚集了從上海外溢出來的很多制造型企業,在整個產業升級過程中,可以結合的點很多。還有無錫、常州等地,都有工業基礎,很多企業的產品占據不錯的國際市場份額。

互聯網巨頭在二三線城市的布局則更早,成都、南京、武漢等城市聚集了很多知名高校,互聯網人才的成本相對較低,聚集在一起同樣可以做出創新的產品。

據金光奇了解,現在一線互聯網公司的一些總監級別人員,也在向傳統企業尋找新機會。最近,一位在微軟做AI研究的技術人員,曾向他咨詢是否有比較靠譜的企業,可以將AI技術落地。

不過,對于互聯網從業者來說,轉到傳統企業是一個不小的挑戰。除了常見的企業文化差異之外,更為直接的是,傳統企業老板更多考慮的是技術如何跟業務結合,推動公司轉型,而不是追逐最新技術,“變現”需求更加明顯。

“這是一個思維的轉變問題,如果大家愿意去為傳統行業賦能,機會很多?!苯鸸馄嬲J為,傳統企業近兩年擁抱新技術的速度不比互聯網公司差,對互聯網從業者來說,跨界到傳統行業,或會迎來事業的第二春。

跳槽到尚未被互聯網開墾完備的傳統行業和下沉市場,大部分人仍然大有作為。但橫亙在他們之間的,還有一道年齡的鴻溝。

4

年齡“歧視”

12月中旬,一位39歲的前熊貓直播員工講述了自己的艱難再就業之路。近3個月的求職階段,他至少投遞了幾百份簡歷,最終邀請面試的公司只有6家,基本都是教育公司。這些公司讀沒有看上他。有20多位獵頭聯系過他,也沒有下文。

王暢也感受到了“年齡危機”,行業內盛傳“三十歲以上的簡歷看都不看”。

在獵頭許文文眼中,多數程序員會遇到35歲瓶頸?!白鲆痪€開發的程序員,不會用到特別難的技術。做久了,更加熟練而已。如果你不做架構,只是天天寫代碼,到了35歲,就是寫得快一些而已,但在精力上不如年輕人。程序員在28歲的時候,就要想到這個問題?!?/p>

他告訴《21CBR》記者,有些候選人的年齡超過了35歲,公司仍然很喜歡,因為他們的級別和學歷非常出色。

他建議,選擇崗位不能看公司平臺有多大,而是給員工的空間有多大?!盎ヂ摼W員工跳槽去大廠不一定合適,有可能只是做一個螺絲釘。如果跳去一個中小型或者準大廠的公司,拿到高一點的職位,反而更有利?!?/p>

“去了大廠后,你可能只是個一線的開發工程師。到35歲要跳槽的時候,你尋思,工資怎么也有個七八十萬了。實際上,做一線開發的薪水如果這么高,很多中型公司是吃不下來的?!?/p>

對年齡危機最好的解決辦法,是未雨綢繆。

(文中許文文、王暢為化名)

來源:21世紀商業評論

(點擊返回網站首頁)http://www.564381.live/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為本網站轉自其它媒體,相關信息僅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。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興中獵頭立場。



分享到:
會員登錄
登錄
其他帳號登錄:
我的資料
購物車
0
留言
回到頂部